中国第二大芯片设计公司确定香港上市,半年狂赚51亿元,最小股东年仅26岁-快芯网

9月26日消息,芯片巨头比特大陆A1招股文件披露,正式开启上市之路。

全球前十大、中国第二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全球第一大加密货币矿机公司 – 比特大陆(Bitmain)昨天于香港联交所官方网站上载A1招股文件,正式启动了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计划。根据招股说明书,比特大陆2017年全年及2018年上半年经调整净利润均高达9.5亿美元。

据了解,比特大陆是次赴港上市,将有望成为今年或明年港股最受瞩目、集资额最大的高科技芯片股IPO,以及暨小米、美团之后的香港第三家同股不同权公司。

比特大陆成立于2013年10月,由詹克团和吴忌寒共同成立。它是全球第一大虚拟货币矿机芯片生产商,其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7.427亿美元(约合51亿人民币)。2017年比特大陆宣布进军人工智能芯片领域,推出“算丰”系列云端AI芯片。

在此之前,这家公司一直保持着极端的“神秘主义”,从不对外公布任何营收、利润、以及创始人的任何信息。

比特大陆将成为数字货币和芯片两大热潮中的最大赢家,而其核心创始团队全部不到40岁,最小的仅有26岁。

根据比特大陆招股书数据,2017年比特大陆是中国第二大、全球前十大无晶圆厂芯片设计公司。

2017年,比特大陆的总营收已经飙升至25.177亿美元,在全球建立了百亿次计算的数据中心。

2018年上半年,比特大陆总营收更是达到了28.455亿美元,超过去年全年,占全球矿机专用芯片市场74.5%份额,几乎具有压倒性的市场优势。

比特大陆201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7.427亿美元(约合51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95%,手握现金等价物超过34亿美元,净资产超过161.7亿美元。

比特大陆的主要收入来源为矿机销售收入,其中S9型矿机占到了矿及营收的大部分比重。2018年一季度,比特大陆总收入19.0亿美元,其中97%均来自矿机销售的收入。而在这部分收入中,S9型矿机占到了67%的比重。

2018年2月开始,开始加密货币市场跌入熊市,加密货币价格的亏损同时也传导到矿机价格上。根据有关研究报告指出,S9型矿机的价格从2017年底6499美元的顶峰,跌入2018年6月左右649美元的低谷,跌去了整整90%。S9矿机暴跌90%,意味着比特大陆的总资产也将同步折损数亿美元。比特大陆2018年一季度公布总资产中,存货为12.4亿美元。若以S9型矿机占67%计算,光S9型矿机存货据最高峰时期就损失了7.5亿美元左右。这还没算上其他型号矿机的损失。

同时,比特大陆拥有大量的加密货币数字资产。这部分也在熊市损失惨重。比特大陆创始人吴忌寒是比特币分叉币“比特币现金”(BCH)的推动者。业界有消息称比特大陆卖出了持有的大部分比特币(BTC),以换来大量比特币现金(BCH)。

从比特大陆公布的数字资产来看,比特大陆截至2018年6月30日,加密货币结余为8.87亿美元,占其总资产的28%。而根据招股书內容來看,比特大陆将加密货币收入计入资产时,归类为“可使用年限不确定的无形资产”,按成本法入账而不会对其在各会计期间按公允价值进行重估。

在目前的加密货币走势低迷的市场情况下,这样的会计记录做法可能会导致加密货币的币值减值无法全部显示在财务报表上。虽然比特大陆确实进行了加密货币减值拨备,截至 2018 年 6 月 30 日,其持有的加密货币为约 9.9 亿美元,其中进行了 1 亿美元的减值拨备,约占总价值的 10.37%。

然而,在这场超级大熊市中,BCH的跌幅可谓惨烈。相较于年初最高的接近4100美元,到最低408美元,BCH最大跌幅达到了90%,远远低于比特大陆的成本价,因此比特大陆光是在BCH上的损失高达数亿美元,而这一巨大损失由于会计处理的原因,并未在财务报表上得到反映。

为延续比特大陆发展,吴忌寒把人工智能当作未来公司重点方向。然而,比特大陆虽然先后推出过数款 AI 芯片,但是并没提到在客户拓展部分有何成果,另外,在其揭露的财报之中,已经推出两代的 AI 芯片产品也还未创造出任何营收,对于这么大张旗鼓,且重点发展的业务,也没有如其他 AI 芯片厂商般,揭露相关生态布局,甚至在支持标准或者是框架方面也都是一片空白。

在产业竞争状态方面,比特大陆瞄准的是图像与视频处理技术,针对的是以安防为主的产业,而这问题又来了,安防产业可以说是 AI 芯片最拥挤的一块市场,基本上目前市场上的一线方案、芯片业者都有针对安防产业推出产品,比如说地平线、深鉴、旷视、商汤、瑞芯微等等芯片或算法企业都把安防当作重点市场。

相对于以上来自市场的风险,行业的政策监管则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根据比特大陆的招股书,截至2018年6月30日,已在中国开设11个矿场,位于四川、新疆以及内蒙古,该等矿场能容纳约20万台矿机。

今年年初,市场曾经传出消息称,央行召开闭门会议,要求限期关停所有比特币矿场。对于如何清查国内分布甚广的比特币矿场数量,有知情人士称:“各级政府将被要求通过向下排查的方式,摸清辖区内矿场的数量和位置,再向上申报。”一位数字货币监管相关人士曾经表示:“很多高层认为,矿场利用了地方电力补贴,获得了廉价电,消耗了大量能源,其实质是务虚的,对实体经济没有太大帮助,挖出的币也是向国外输送,因此监管存在“为他人做嫁衣”的担忧。”

由此可见,监管层对于比特币生产环节一直存在谨慎的态度。对于拥有国内最大矿场,同时主要产品面向矿场销售的比特大陆而言,监管政策的不明晰,或许是其最为致命的软肋。

值得注意的是,比特大陆招股说明书还公布了股权结构。信息显示,吴忌寒并不是比特大陆的最大股东,詹克团才是第一大股东。

下图为重组前北京比特大陆科技及其主要附属公司的简明公司架构:

中国第二大芯片设计公司确定香港上市,半年狂赚51亿元,最小股东年仅26岁-快芯网

经过融资重组后,IPO前,詹克团旗下基金持有36%股权,为比特大陆最大股东,吴忌寒旗下基金持有20.25%股权,为第二大股东。比特大陆员工持股平台持股为18.47%。此外,IDG等都是比特大陆的股东。

比特大陆招股书对詹克团的描述是:“詹克团先生在集成电路行业拥有近15年管理和运营经验,并拥有深厚的技术专长及对ASIC芯片开发的敏锐洞察力。他领导我们的芯片研发团队实现各项技术突破和尖端产品的更新换代。”

吴忌寒今年32岁,于2009年7月获得中国北京大学金融学专业及心理学专业的学士学位。

比特大陆招股书对于吴忌寒的描述则是:“吴忌寒先生被公认是全球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领域的领军人物……吴忌寒先生凭借对区块链行业的深刻理解,一直指引着我们的战略发展。”

由这两段描述我们可以看出,比特大陆对两位联合创始人的定位是:詹克图负责带领芯片技术团队研发,吴忌寒负责区块链业务。